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若侠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权少,一吻成瘾

第四百十二章:清晰的界限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安晓生冲进画室,抬眼与龚伟四目相对,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安晓生干咳了声,忙问:“付凝霜呢?”

    龚伟语气有点冷,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安晓生闻言,侧目看龚伟,班长今天脾气好像有点……?

    安晓生笑了下,然后走出教室,直奔食堂。

    他确实可以不用问龚伟,因为刚才付凝霜说过要去食堂。

    但安晓生到食堂却没看见付凝霜,安晓生茫然的站在空荡荡的食堂里,有点拿不准,他不知道付凝霜是回宿舍了,还是去别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安晓生失落的往回走,经过篮球场时,他看到付凝霜的身影。

    安晓生眼里的乌云一扫而过去,立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付凝霜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正发呆的望着篮球框,学生都放假回家了,所以球场上没什么人,很安静。空旷的球场上,有两个灯柱照着大灯,把球场照得很亮。

    付凝霜的身影在寒夜里很小,很孤独。

    安晓生走过去,身后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“付凝霜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抬眼,眉间闪过一丝不悦,那是明显被打断,被打破气氛的不满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就很想一个人安静的坐会儿。

    安晓生在她身边坐下,把糕点放在她身上,刚去食堂的时候,又带了瓶酸奶。

    “我姐硬给我塞的,我其实不爱吃甜点,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女生爱的,我又不能扔了,给你,刚好你还没吃东西。这也给你,可能现在喝有点凉,但如果我给你焐热了,酸奶里面的菌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打断他的话,问:“为什么要给我这些东西?你是我什么人,我凭什么要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安晓生被付凝霜冷冷的语气给打击到了,他沉默好久,几度张口想解释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有点尴尬,安晓生挠挠头,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了?那你吃点东西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安晓生打算溜,其实他知道,人家对他没那个意思,是他想一直挨着她。

    付凝霜捧着两盒糕点,这么精美的盒子,这里面的东西,一定美味无比。

    在安晓生走开后,她说:“我是问你,为什么给我这些?”

    安晓生回头,左亮的大灯光芒落在他身上,很长很长的影子打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别多想,我只是想对你表示感谢。要不是我一直在临摹你的画,我哪里进步那么快?我一直想找机会感谢你,但又害怕打扰你,让你误会。你帮了我很多,这有可能是帮我一辈子的,我心里感激。我们现在都人生的转折点上,对你、对我都非常的重要。你这么帮我,比袁老师教会我的还多,我心里很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安晓生这话,撇清了那种关系,也给他们之间相处说了个非常的理由。

    听见安晓生这话的瞬间,付凝霜忽然间释怀了。

    她是没有那个意思,但是知道别人对她太好,可能是那种意思,她心底很有压力,也很影响她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好像是自己想多了,人家根本就没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付凝霜这当下就彻底释放了,她和安晓生之间是正常的相处。至于龚伟的猜测,她不想去烦,那是别人的看法,她自己问心无愧就好。

    付凝霜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安晓生见她好像有点变化,立马又走回去。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站着,他说:“其实我知道画室里有我们的传言,我就是怕影响你。但我心里很感谢你,你对我的帮助,是可能改变我今后一生的。我不可能因为别人的猜测,我就远离你,我就不跟你一起画画。我来这里,我就是想进步,我的目标很明确。你能帮我,就想许老师和袁老师他们一样。我记得你和许老师他们去宣传讲座的时候,你是助教老师。我心里,你还是我的助教老师。我对是感谢,也比对别的同学多一分像对老师一样的尊敬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听明白了,安晓生都已经说这么清楚,她当然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,彻底化开了她心里的烦躁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,相比于龚伟,她更欣赏安晓生的直接。

    安晓生他挨着她做,目的就是想跟她多学点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这在别的同学那,就算他们模仿她的画风,她的用色习惯,也不会有人直接承认,更不会像安晓生这样记在心里感谢。

    说起来,安晓生是有点功利心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来画室学的人,谁不是抱着最后一博来的?

    “你别站着,坐吧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主动让他坐下,确实不介意了。

    安晓生脸上带笑,随后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一样,是非常非常害怕去碰触情感的那道门,他们都带着沉重的重担来到这里,根本就容不得他们喘一口气。

    谈情说爱的校园剧不可能在他们之间上演,两个人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但这一点,这一刻的交谈变得清晰了。

    付凝霜打开盒子,开始吃糕点。

    这算是她长这么大以来,吃过最好吃的糕点。城里人真好,有钱真好。

    付凝霜笑了,心里小小幻想一下以后自己会变得很有钱,也可以走出去很有底气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怕跟同学交流,她怕大家说的东西她不知道,随意插嘴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那天她听画室的女生和陈涵琪在谈论黑管、长管什么的,她也听了一些,另一个女生问她用过没有。付凝霜以为是画画的笔或者管状的颜料,直言没用过。她的话令几个女生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她们可能没有恶意,但她的心被她们的笑声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涵琪说:“是化妆品啦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生说:“付凝霜不知道很正常,付凝霜的注意力全都在画画上,所以能理解呀。她对这些肯定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天生丽质的人,哪需要化妆?”

    付凝霜听得出她们后来的话都是为了缓和她的尴尬,因为她当时已经憋红了脸,并且头埋得很低。

    付凝霜人生第一件化妆品,是陈涵琪送给她的一支口红。她推脱不了,只能收下。然而她却不敢用,有点像做贼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家境太贫苦,所以她极度自卑,只能在专业和学习上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。只要做到最好,才能让大家忽略她别的方面,比如她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付凝霜心里感慨着,安晓生这个人,她根本不会去想,人家一看就是富家少爷。宿舍女生扒过他的穿着,随便一身都是大几千的人,哪里是她这种草根肖想得起的,再说了,她现在根本就不配想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付凝霜一块接一块的吃。

    安晓生忍不住给她拧开酸奶,“我感觉你挺喜欢的,下次回去看家里还有没有,再给你带来。你先喝口酸奶,别噎着。”

    付凝霜点点头,随后接手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聊任何深入的话题,在球场坐了一会儿,都各自回宿舍,因为外面风挺凉的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中午和晚上,画室剩下的几个学生都被许老师他们叫去了他们住的地方。许老师、曹老师以及教设计的老师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食物,这一年,大家相聚,下一年,大家都已经有了去处。

    年后的集训就抓得更紧了,从二月开始,北方各大专业院校已经开始招生。

    转眼,大家报考的专业院校陆陆续续结束,画室里已经少有学生还在画画。

    安晓生等人已经回了学校,等待最后的联考,联考结束,就剩最后一关文化高考。

    安晓生回到学校,学校的学习模式令他有点不适应,好在他相比起其他同学,文化底子不弱。几套试题下来,又找回了曾经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晓生等人回学校就遇到了摸底测试,安晓生成绩相比去年下降了百多分。这是令安晓生焦虑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安晓生是个很有进取心的人,他不允许自己落后太多。在画室他已经习惯了高强度的学习,所以回学校他用同样勤奋努力的方式学习。

    在学校第二次摸底月考的时候,安晓生比起上一次的总分提高了六十多分。这令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即便是上一次的摸底测试,他虽然下降了不少,但在特长班里,他成绩依然在前十,这一次总分过五百分,班上第一,特长班五个班三百余学生中,排名在第五。这个成绩,只要他过联考,他想去哪所学校都可以。

    这次摸底测试的成绩一出来,安晓生瞬间被班上老师、年纪主任、领导等当成国宝级学生。只要他稳住,进好大学基本上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班上有文化成绩不错的,但专业奇差。那基本上也是文化班中途转来的。当然也有专业特别好,但文化课又偏科得严重的。

    安晓生文化成绩上去了,专业成绩也亮眼,综合成绩加起来是年级第一,遥遥领先那种。

    班上老师看见安晓生脸上都是笑容,身上的奖金基本上挂靠在他身上,至少这一个是稳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发生联考时生病、掉了准考证等等几率不大的失误,安晓生就是百分百的稳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被所有人看着,安晓生身上压力隐隐加大。

    联考成绩是在高考前两个月出来的,安晓生的专业联考成绩是班上第一,学校第一,全省前五十。这将意味着全国的综合性大学他可以任意挑选,因为他好的就是文化成绩。

    几乎在大家看了成绩之后,班上同学看他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周世才联考考得一般,如果文化不行的话,他想上好大学就难了。

    文人杰的联考成绩比周世才好一点,所以成绩出来后,文人杰就搬去和安晓生坐了,在恶补文化。

    最后的两个月中,班上的气氛渐渐变得紧张了。

    黑板上贴的倒数挂历数字,在一天一天的变小,倒计时直到高考。

    六月八号下午,安晓生从考场走出来,整个人都没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学校门口站在父母姐姐,全家人都来迎接他。

    安晓生姐姐安以夏二胎在肚子里,二姐抱着还是婴儿的小侄女,同样站在人群中,见到他出来,他们立马挥手朝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晓生啊,怎么样?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母亲高月容激动的抓着他的手,迫不及待的问,一边问一边给安晓生擦脸。

    “紧不紧张,有多少题不会做啊?”

    安晓生勉强笑了下,成绩没下来前,不好说。

    安以夏上前说:“高姨,就别问他考试的事了,已经考完了,现在先放松放松。找地方吃东去。”

    安晓生点点头,一家人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晚上安晓生两位姐夫也来了,特地来为他庆祝的。

    李一伟一进包间,就问:“网上的答案已经出来了,晓生对没有?多少分?”

    安芯然说:“他大概估算了下,五百三五到五百五之间,我们已经非常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李一伟点点头,“进江城大学稳了,小弟,提前祝你成为江城大学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安晓生腼腆的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几天后的填报志愿,自愿填报后,成绩公布,安晓生对自己还是很了解,文化分考虑五百四十三,暑假中,他如愿收到了来自江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与安晓生目标统一,目的坚定的付凝霜不一样。

    安晓生虽然联考成绩特别好,文化成绩也很优秀,然而带“中”字儿的全国首屈一指的专业性大学,他还是差了一步。单独报考的专业性院校,他仅仅过了川美,国美差两分,央美差得远,京都大学他也只有几分之差。国美与京都大学他若专业过线,文化成绩再高,他应该也没机会进。

    因为那样的专业性院校,录取学生是从按照本院专业招生考试中的成绩从高到低录取。

    安晓生多几分刚过线的成绩,专业院校看不上。

    付凝霜的情况不一样,她报考的学校,仅仅只有中央美术学院没过。

    其他单独报考的专业性院校川美、中国传媒、国美、京都大学等等都过了,并且分数也很漂亮。

    付凝霜还没有参加文化高考前,就有专业院校的招生老师给她打电话,希望她能考虑去他们学校。

    付凝霜都说会好好考虑的,川美甚至为她开了绿色通道,不看文化分,只要她点头,学校立马给她发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付凝霜最终婉拒,太远了。但答应会好好考虑。

    文化成绩下来后,付凝霜与安晓生同样可以任性选择学校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