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若侠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无双

第806章 奇人异士 (大章节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你能杀我?哈哈哈!”亚当尼斯站起来了!

    楚源喘着气,嘴里不断呕血,他缓缓挪动着,也有点力竭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在笑,他撑着地面坐起来,直直地盯着狂笑的亚当尼斯:“你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?哈哈哈,我死了吗?”亚当尼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他一步步走向楚源,但猛地止步,愕然低头。

    他的喉咙在喷血,一道巨大的血痕从手掌延伸到肩膀,然后切着喉咙而过,最后在心脏位置收尾。

    接近一米长的伤口,血肉外翻,手臂上的骨头都清晰可见!

    动脉已经断裂,血根本止不住,喷到地上就结冰。

    亚当尼斯每走一步都在消耗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他感觉不到痛苦,但脑袋开始眩晕,失血过多的迹象出现了。

    无人机拍摄到了这一幕,亚当尼斯彻底变成了高压水枪,把自己的生命喷到了冻土上。

    楚源站了起来,冷漠地盯着亚当尼斯:“伪的就是伪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亚当尼斯颤抖不止,血越喷越多。

    他忽地怒吼一声,再次扑来。

    楚源动也不动,看着亚当尼斯扑过来,亚当尼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,可惜在楚源一米之外栽倒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山脚下,倒吸凉气的声音不断,每个人都惊愕对视,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营地中,七大圣王和一众主神也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亚当尼斯怎么会输?”汉斯最难接受,因为亚当尼斯是他欧州圣殿的人。

    “亚当尼斯终究还是没有突破自己的极限,他只是伪神榜。”一个主神可惜道,目光中毫无感情波动,“亚当尼斯不行,那就换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带东方狼王回裁决所吧,希望他能争气点。”其余主神干脆利落地换人,一个亚当尼斯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七圣王不敢有异议,只能照办。

    “东方狼王胜了,裁决所允诺他,两月入神榜!”汉斯很快去宣布了结果,引得无数人眼馋。

    两月入神榜啊,这真是杀手一辈子最大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暴风雪又来了,东方狼王最好下不来。”不少人妒忌,暗自咀咒。

    纳维亚雪山,乌云密布,经过短暂的风雪停歇后,又一场风暴来了。

    楚源一跃下山巅,沿着雪坡滚动,寻找可以避险的岩石。

    他头顶上方,无数无人机在追踪,但很快纷纷坠落,再无画面。

    “楚源!”风暴中,娇声响起,来自东边。

    楚源心头一喜,是狼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忙换了个方向,朝着东边跑去。

    在风暴最后降临的时刻,楚源扑到了一块十米高的岩石后面,跟狼女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狼女早就上来了,但到处都是无人机,她实在没办法去找楚源,只能在下面等待。

    幸好楚源胜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回国,你干嘛不听!”狼女很生气,都要气哭了。

    楚源赢了,那就要加入裁决所了,狼女也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爱江山爱美人,岂能放过你?”楚源嘿嘿一笑,将狼女揽入怀中,两人卷缩在一起,抵挡着暴风雪。

    狼女恨不得锤死楚源,可在他怀里又消气了,凝重道:“两月入神榜是拔苗助长,裁决所会折磨你,还给你注射各种药物,相当于做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自然合一的概念,为了突破极限不择手段。那些主神看起来跟怪物一样,其实很多都是经历过非人的折磨,连痛觉都麻木了。”

    狼女说着裁决所的秘密:“我让你回国,是希望你走我们祖先的路,不要跟裁决所的怪物一样,你非不听。”

    楚源不语,经历过跟亚当尼斯的战斗,他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裁决所走的路是邪路,相当于电影里变异靠科技。

    难怪那些主神都不似人,他们没有“自然合一”的概念,只会拼命折腾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但楚源还是得去,他不是为了突破,而是为了狼女,为了诛杀裁决所!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可以忍受,我已经在布局了,魅兰莎和我的势力会铺网的,只要我进了裁决所,裁决所就必定暴露。”楚源目光深邃,满脸杀意。

    狼女轻叹:“我们是无法击败裁决所的,裁决所最可怕的是大帝,三位大帝,是主神口中的创世神,他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楚源见过一位大帝了,那的确可怕,恐怕一根手指就能打败白泽,那种级别的杀手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“白泽在寻找奇人异士,一定有能打败三大帝的存在。”楚源开口,有点自我安慰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太不现实了,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狼女又锤了楚源一下:“事已至此,没有别的办法了,你万事小心,我会配合你的。”

    狼女不是矫情的人,也知道楚源的决定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搂得更紧,仿佛要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这场风暴持续了两天两夜,楚源和狼女都要冻僵了。

    所幸第三天风暴暂时停了,两人赶紧下山,在山腰上分别,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当楚源出现在无人机的视野内时,山脚下一片喧哗。

    “他下来了,两月入神榜啊,太羡慕了!”

    山脚下不知道聚了多少人,全都羡慕得要死。

    而人群后方,几个不起眼的女杀手无声离去了。

    远东,海森威。

    一匹马在结冰的湖面上奔跑,马上坐着一个美艳的女人,她在放纵自我,享受着寒风拂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魅兰莎大人,有情况了。”这时,又有几匹快马而来,引得湖面的冰层出现了裂缝。

    美艳女人竖起手指,示意停下。

    几匹快马停下,马上的人都心惊:“魅兰莎大人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魅兰莎并没有过去,她缓缓下马,调皮地趴在冰面上,然后闭眼道:“多么美妙的声音啊,我有预感,我期待的事情发生了,就如同冰块一样裂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美杜莎传回消息,楚先生入裁决所,她已经开始追踪了。”

    魅兰莎一下子站起,挥手道:“通知各洲所有的妖精,给我追踪楚源,同时故意泄露他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对裁决所好奇,只要泄露了消息,人人都会去探查裁决所,这样裁决所就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。”魅兰莎上马,而冰层也彻底裂开。

    “驾!”魅兰莎策马奔腾,马蹄落下的地方,裂缝不断追赶,但最终也没有追上。

    苏梅岛,老魔陀的石屋。

    一个暗影无声出现,呈递了一封书函。

    老魔陀放下水烟,拆开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魅兰莎,终于锁定裁决所了。”老魔陀大喜过望,同时吩咐暗影,“去通知东方联盟和楚氏,该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暗影离去,老魔陀又抽了一口烟,凝神思考。

    前不久,魅兰莎组织联系了苏梅岛和东方联盟,传回了楚源的消息。

    楚源要铺网了。

    而今天,楚源混入了裁决所。

    这是极度危险的,但不得不做!

    东方联盟、苏梅岛、墨族,甚至是隐世的楚氏,都在计划之中,谁也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但这样依然毫无胜算,因为裁决所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一群凡人,扳不倒神!

    “老魔陀,有什么情况吗?”这时,墨王隼来了,他是墨族的族长,但一直在岛上居住,训练他的族人,玩枪的族人。

    “楚源混入裁决所了,问题是,我们极可能送死。”老魔陀咳嗦了一声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墨王隼眼露精光,满脸都是仇恨:“狗日的杂碎,可算被逮到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,必须得从长计议。”老魔陀轻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墨王隼深吸了一口气,他那么多族人因裁决所而死,实在难以冷静。

    “白泽呢?还没回来吗?”墨王隼想到了白泽,白泽太关键了,但一直失踪,说是去寻找帮手,但至今不见。

    “他恐怕找不到什么帮手,不过我们可以让三大杀手世家出手,聊胜于无。”老魔陀提议。

    “我立刻去找三大世家,他们还可以调动不少世家的。”墨王隼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东方世界波涛汹涌,暗地里有杀气在流动。

    但绝望也在涌动,一群凡人,如何弑神?

    首都,老旧的茶馆,三三两两的老头在下棋喝茶,好不休闲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穿着布鞋满头白发的老头忽地指尖一顿,扫了一眼东南角的座位,那里坐着一个儒雅的中年人,正在打量这边。

    老头放下棋子道:“不下了,得去接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啊老李,赢了两盘就走?”

    “真不行,得接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老李一溜烟跑了,那东南角的中年人也起身跟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老李进入了老弄堂,身体竟仿佛虚化了一般,隐在墙角的阴影下。

    咋一看,弄堂里空无一人,只有几道光线折射而形成的阴影。

    中年人也进入了弄堂,他左右看看,露出惊色,因为他看不见老李在哪里。

    思考片刻,中年人拱手道:“在下暗影一脉白泽,见过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找我?”一处阴影晃动,老李现身。

    白泽吃了一惊:“好神奇的隐匿技巧,老前辈果然不是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暗影不是早就亡了吗?你从何而来?”老李打量着白泽,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暗影虽亡,但传承未断绝。在下白家子弟,习得暗影,当为暗影后人。”白泽恭敬道。

    老李回忆了一下:“白家啊,不熟悉,我比较熟悉熊家,听说熊家女儿流亡海外,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不太了解,在下一直入世,对隐世世家的事知之甚少,还望前辈指教。”白泽如实道。

    老李意兴阑珊地挥手:“得了吧,什么年代了,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,莫要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暗影有难,请老前辈解救!”白泽上前了一步,“暗影真正的传人不是我,我并不懂暗影精髓。一个名叫墨伊的女孩真正继承了暗影,可惜她被蛮夷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时代变了,你们这些入世的人为钱奔波,不就是杀手吗?我最是不屑!”老李甩手而去,根本不屑多谈。

    白泽紧步跟上:“暗影正统陨落,隐世的老前辈不出手,反而要靠我们这些为钱奔波的低俗之人吗?”

    老李脚步一顿,冷脸道:“你们连蛮夷都收拾不了?”

    “前辈,时代真的变了,一言难尽,容我与您细说。”白泽暗喜,国内的老前辈还是比较在意暗影一脉的。

    老李不爽地往前走:“我先接了孙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魔都,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一架从奥洲飞来的飞机降落,许多白皮肤的旅客走下飞机,兴奋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其中最兴奋的无疑是一个少女,她不过十七八岁,金发黑眼,五官古典又活泼,是中澳混血儿。

    她旁边,一个东方妇人有点恍惚地注视着华丽的机场,竟是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妈,别发呆啊,这就是故土了。”少女叽叽喳喳,十分兴奋,拉着妇人往机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……”妇人自语,脸上诸多情绪难以明说,不过片刻后她稳住情绪,对旁边的少女道:“初墨,带我去长安,秦川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初墨笑出了酒窝,“不过该怎么找故人啊?大山里真的有世家隐居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我们熊家虽然不强,但是是世家中的医生,以前谁家子弟有什么武学上的阻碍都是我们解决的。”妇人乐呵了起来,“你看倪坝坝,他学的八卦站桩图其实在武学世家中特别流行,是我祖爷爷创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要当世家小公主,御剑飞行!”

    “调皮。”妇人咯咯笑了几声,宠溺地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初墨晃着手走:“妈,你遇见故人就这么介绍我:吾女初墨,有大帝之姿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